公告:为给大家更好的使用体验,同城网今日将系统升级,页面可能会出现不稳定状态,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升级时间:2016-7-24 11:00 -- 2016-7-24 15:00

澳洲同城网

澳洲同城网 澳洲新闻 查看内容

赔怕了?中国投资暴跌过半,澳大利亚花光了三十年来的好运气?

发布者: admin| 来自: 财经见闻

中国对澳投资骤降至十年最低点 中国企业可能只是“赔怕了” 过度依赖中国的这些年 “天选之国”怎么了? 上哪找像中国一样的替代市场? 被誉为“天选之国”的澳大利亚,在发达国家中前所未有地享受着创纪录的30年不间断经济增长。但一场疫情却打破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静好”。 对澳大利亚来说更复杂的是,这段时间以来与中国的关系正在恶化,限制了其摆脱经济低迷的能力,而中国在过去10年是澳大利亚重要的大宗商品出口市场。 尽管中国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两国之间的分歧正在扩大。即使在疫情前,来自中国的投资也正在减少,去年更是跌至十年来最低水平。 如果失去了最大的“靠山”,澳大利亚的下一步又该如何走下去? 1 中国对澳投资骤降至十年最低点 最近,毕马威(KPMG)和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在2019年投资了34亿澳元,较上年同期的82亿澳元暴跌58.4%,在截至去年12月底的12个月内,仅完成了42笔交易。

单是蒙牛乳业斥资15亿澳元收购贝拉米这一交易,就占2019年总投资的近一半。

食品和农业部门在2019年中国投资中占比最大,占总额的44%,即15.3亿澳元。紧随其后的是商业地产占43%,价值14.8亿澳元。

报告作者之一毕马威澳大利亚亚洲主管道格?弗格森(Doug Ferguson)表示,导致去年投资下降的因素包括,中国对海外交易的监管收紧,国有企业减少了对发达市场的投资,转而支持发展中国家,以及中国对澳大利亚政府出台更严格的外国投资规定,可能有一些的负面看法。 “自2008年以来,中国企业已经在澳大利亚投资了1070亿澳元,这些资本对当地经济增长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但新的投资正在放缓。”弗格森表示,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将“在未来一年继续保持低迷”。 中国企业可能只是“赔怕了” 2016年年中,中国南山集团斥资4.56亿澳元买入了维珍澳洲20%的股权,目的是准备在澳洲版图上扩大自己的旅游业务。 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南山集团和同样持有20%维珍澳洲股权的海航集团,只是存在于维珍的股东登记簿上,两家公司都没有从对维珍的投资中获得任何回报,而后随着这家航空公司进入托管程序,两家公司已经损失了近10亿澳元。 对中国公司来说,这种模式在澳大利亚并不陌生,仅在资源、农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等领域为数不多的几笔引人注目的交易中,中国内地企业在过去10年就损失了至少250亿澳元。 2008年2月,中铝“抢滩”收购在伦敦上市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企业:力拓(Rio Tinto)。 当年中铝当时以每股60英镑的价格,收购了相当于现在力拓10.3%的股份,随后全球金融危机就开始了。在接下来的12年里,力拓股价大部分时间还不到中铝收购价的一半。这些年,中铝对力拓的投资至少失了85亿澳元,即使加上后面的红利,损失仍达到20亿澳元。 而这仅仅是中信在澳大利亚资源领域的第二大投资。 中信的第一大投资的是在西澳皮尔巴拉(Pilbara)地区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的铁矿石开发。 J Capital的Murray将这项投资形容为“澳大利亚历史上最糟糕的资源交易”。 自2013年开始生产以来,其本地账目显示,纳税损失达16亿美元。此外,在建工程开始之前,它就在外汇购买上损失了超过10亿美元。 一直熬到去年,由于铁矿石价格处于历史高位,该项目才实现了微盈利。 另一项不合时宜的收购是中国的月湖投资公司(Moon Lake Investments)在2016年4月仓促斥资2.8亿澳元,收购了澳大利亚最大的奶牛场。 随后牛奶价格暴跌和市场干旱,该公司减记了5,000万澳元的资产,造成了一系列经营亏损,管理团队的大部分人都损失惨重。 最近中国大企业对澳大利亚资产的收购,也将只有腾讯收购了Afterpay 5%的股份,而这也是继中铝之后中国大型企业对澳企业再次进行投资。 澳大利亚海外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年度报告显示,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审批金额,已经从2017-18年度的237亿澳元降至2018-19年度的131亿澳元。在申请数量和金额方面,这是连续四年下跌。 “我看到了一系列失败案例,”专注于中国市场的研究公司J Capital首席执行官蒂姆?默里(Tim Murray)表示,“许多中国企业来到澳大利亚,以过高的价格购买资产,很像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企业。” 中国向澳大利亚的投资领域主要是在矿业、农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等多个产业。但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十年里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至少损失了250亿澳元。 3 过度依赖中国的这些年 澳大利亚经济上一次面临重大外部冲击,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当年中国政府的4万亿元人民币经济刺激计划,间接救了它一把。 当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钢铁和煤炭出口大幅增长,并开启了长达10年的投资热潮,加强了两国之间的商业和政治联系,并在2015年跟中国签订一项自由贸易协定。 批评人士表示,这也导致澳大利亚过度依赖中国。商界领袖还警告称,澳大利亚政府禁止华为参与澳大利亚5G网络的推出,以及主要针对中国的新外国干预法,加剧了两国外交关系的急剧恶化,这损害了双边关系,削弱了投资。 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前执行董事、政界人士华威?史密斯(Warwick Smith)表示:“中国企业越来越怀疑,这里是否欢迎他们。” 他警告称,澳大利亚正面临美国方面的“越来越大压力”,要求它选择美国而不是中国,而商界担心,政府的行动正对澳中关系造成不必要的损害。 史密斯表示:“外交必须战胜歇斯底里。”今年3月,他辞去了澳大利亚中澳关系全国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n China Relations)主席一职,当时他对该基金会没有得到足够的政府支持感到失望。而该基金会是一家旨在改善双边关系的政府机构。 塔斯马尼亚大学(Tasmania university)经济学家、研究员索尔?埃斯莱克(Saul Eslake)表示:“澳大利亚非常依赖中国,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政府的刺激措施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澳大利亚从中受益匪浅。” 4 “天选之国”怎么了? 在经济衰退面前,澳大利亚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 澳大利亚经济上一次衰退是在1991年。自那以来,其成功地避开了几次全球经济衰退,原因是高水平的移民、稳健的经济政策以及中国崛起为经济超级大国所推动的出口繁荣。 批评人士警告说,连续打破纪录已经导致了一种自满情绪,使得澳大利亚在这种外部冲击面前不堪一击。澳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理查德?耶岑加(Richard Yetsenga)表示:“自上次严重衰退以来时间越长,澳洲人对可能出现问题的关注就越少。”

当冠状病毒在1月底开始蔓延时,澳洲还正在与数百场丛林大火搏斗,这场大火造成34人死亡,数千座房屋被毁,造成至少50亿澳元的损失。 在扑灭大火后的几周内,当局又面临疫情的威胁。3月初开始,联邦和州政府迅速关闭了边境和大部分经济领域,并建立了高效的检测和追踪系统。 但是,果断的卫生干预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没有经历过大规模失业的一代工人要么失业,要么被雇主强制休假。年轻人受到的打击最大,20岁以下的年轻人中有近五分之一被裁员。如果没有政府资助的700亿澳元留职补贴计划(JobKeeper),这场经济灾难将会更加严重。 根据澳洲政府预测,疫情发生后,已经有逾100万人失去了工作,预计到6月底,失业率将翻一番,达到10%,预计2020年住房投资将下降9.6%。 总体而言,澳大利亚这个规模达2万亿澳元的经济体,预计将在第二季度收缩10%,9月份公布的经济数据将正式宣布这一衰退。 与多数发达国家相比,澳大利亚在进入疫情危机时的状况要好一些,该国净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低于20%,这使澳洲能够拿出2000亿澳元,直接向企业和休假工人发福利。 但是,长达10年的房价暴涨,让许多澳洲人被昂贵的抵押贷款所束缚。家庭债务与收入之比超过200%,是发达国家最高水平之一。

“如果上次衰退发生得更近,很难相信家庭债务会达到收入的200%。这次疫情加大了经济的风险,因为负债最多的部门——家庭——不再拥有未来降息所需的缓冲。” 为了提振疲弱的就业和通胀数据,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在去年10月将利率下调至0.75%的创纪录低点,随后发生了山火和疫情。今年3月,以来,澳储行又两次降息,并开始购买政府债券。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测,未来3年,澳大利亚银行业的贷款损失可能超过350亿澳元。 上哪找像中国一样的替代市场? 今年4月,澳大利亚政府呼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此后,中澳关系降至40年来以来的最低水平。 今年5月,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大麦和一些牛肉出口商征收了关税,但随着中国增加钢铁产量,并为一波基础设施支出做准备,中国将继续依赖澳大利亚铁矿石。 澳大利亚本月初宣布,将对寻求购买敏感资产的外国投资者实施更严格的审查制度,电信、能源、科技和国防制造企业将被纳入零澳元的审查门槛。 很多澳洲人认为,澳大利亚需要实现贸易多元化,减少对中国的依赖。然而,放眼全球,上哪找一个体量足够合适的贸易伙伴? 印度? 澳大利亚还真的考虑过。澳洲政府聘请过Peter Varghese,对印度的潜力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此人曾于2009年至2012年担任驻印度高级专员,2012年至2016年担任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部长,是澳大利亚的首席外交官。 在报告中他总结说,到2035年,澳大利亚可能会向印度出口价值450亿澳元的产品和服务。这对澳大利亚这样的出口大国来说是个好消息。但从长远看来,距离实现这450亿澳元的时间,还差15年。 而仅仅去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就超过1600亿澳元。 不确定的未来 “历史经常就是这样,有时候几十年什么事都没发生,而有时候几周内几十年的事情都发生了”,可能澳大利亚现在就过着这样的日子。 J Capital的Murray认为,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不应该卡死海外投资,对于中国的投资虽然说需要谨慎审查,但千万不要把门上。 但目前澳大利亚的投资前景其实对于很多中国投资者来说,并不明朗,再加上中澳关系的微妙性,无论这扇门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大概率在这段时间里很多人是不会轻易走进去的。 矿业公司Fortescue的创始人、亿万富翁安德鲁·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和媒体大亨克里·斯托克斯(Kerry Stokes),已经带领商界领袖齐声呼吁澳洲政府保持冷静。 安德鲁表示:“如果我们要背负一生中最大的债务,同时又要向我们最大的收入来源狠狠地一击,可能会对澳洲经济造成灾难性后果。”
官方微信公众号
澳洲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微信上也能找工作,找房子?关注万能的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localsyd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



金牌家政


外汇平台























wuliu
你想了解我们吗?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Facebook 官方Twitter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服务号
官方公众号 客服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