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为给大家更好的使用体验,同城网今日将系统升级,页面可能会出现不稳定状态,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升级时间:2016-7-24 11:00 -- 2016-7-24 15:00

澳洲同城网

澳洲同城网 澳洲新闻 查看内容

吴亦凡事件真相大白!警方通报 牵出诈骗案(组图)

发布者: admin| 来自: 北京日报/新京报

屡登热搜的吴亦凡和都美竹网络互相爆料一事有了新进展。

7月22日,北京朝阳警方发布了针对都美竹通过网络反映受到侵害和吴亦凡一方报警称被敲诈勒索的情况进行了通报。经过警方调查,吴亦凡和都美竹确有过两性关系发生,2021年6月,都美竹为了提升网络知名度,先后在网上发布被吴亦凡“冷暴力”的博文。当月,本事件中查明的犯罪嫌疑人刘某迢看到网络信息后产生对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虚构了三个身份对都、吴双方实施了诈骗,最终获利18万元。

目前,刘某迢已经被朝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此外新京报记者从朝阳警方了解到,事发至今未曾接到都美竹本人报警,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警方仍在调查中,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处理。




7月22日,北京朝阳警方发布了针对都美竹通过网络反映受到侵害和吴亦凡一方报警称被敲诈勒索的情况进行了通报。来源:北京朝阳警方官方微博

网络论战:双方都自称报案

男方被指“选妃”“涉未成年人”,女方被指“造谣”“勒索”

7月8日,都美竹微博爆料称,吴亦凡把女孩们叫去玩酒桌游戏、灌酒、把女孩照片摆出来像商品一样挑选,并指出涉事的女孩子中有“未成年人”,由此将男明星吴亦凡推向网络风口浪尖。

当晚,吴亦凡发律师声明要告都美竹,但此举并没能让都美竹删除上述微博,反而在后几日接受公开采访时进一步描述了吴亦凡酒局“选妃”的过程,称他会专挑未成年下手,甚至会灌醉女生后发生性关系。

至此,上述关于对吴亦凡的指控中涉及到的几个关键词,将一件原本属于娱乐圈的八卦事件,正逐渐演化成了一起法律案件和公共事件。

16日,都美竹进一步的爆料中提到自己已经“报警”。

18日,在接受采访时都美竹描述了吴亦凡以 “面试演员”之名选择女孩发生关系的方式:是由粉丝牵头人从后援会中选漂亮女粉丝或者是由已发生关系女孩相互介绍等方式来找新的猎艳对象,她称自己就是被灌醉后与吴亦凡发生了关系。

连续的爆料将舆论推向最高潮,除了都美竹外,网络上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女孩自称陷入类似“套路”,成为或者差点成为了吴亦凡的猎艳对象。

7月19日、20日,吴亦凡工作室连续发布多条声明,对指控进行了否认。声明称,吴亦凡仅见过都美竹一次,没有没收手机,没有灌酒,也没有迷奸。至于爆料中所讲的“选妃”和“未成年”,也都逐一否认,并反手指控上述信息都是都美竹“捏造并散播不实网络信息,恶意寻鲜滋事、造谣”。此外,该声明还透露都美竹“联系本工作室,索要巨额款项”。

吴亦凡方面称,事发后也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

7月22日下午,北京朝阳警方通报对此事调查结果。




7月18日,都美竹发布的一条千余字爆料文,据后来网络写手徐某交代,该文是由都美竹提供素材,他撰写而成,文章内容经过“包装加工”。图片来源:都美竹微博截图

北京警方:嫌疑人利用二人网络信息实施诈骗

通报称,2020年12月5日22时许,时任吴亦凡执行经纪人冯某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10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当晚,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性关系。12月8日,吴某凡给都某竹转账3.2万元用于网络购物。此后至2021年4月期间,二人保持微信联系。

2021年6月,都美竹与好友刘某文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某凡交往过程以提升网络知名度,刘某文于6月2日在微博发布了都美竹被吴某凡“冷暴力”的博文。7月8日至7月11日,都某竹跟进发布3篇博文。7月13日,网络写手徐某又撰写了“决战”等10余篇微博文案,后在7月16日起由都美竹通过微博账号陆续发布。

2021年7月14日,吴亦凡的母亲报警称遭到都美竹敲诈勒索。当日警方依法进行了受理和调查,锁定犯罪嫌疑人刘某迢,并于2021年7月18日在江苏省南通市将该人抓获。

经查,2021年6月,犯罪嫌疑人刘某迢虚构女性身份,以曾被吴亦凡欺骗感情欲共同维权的名义骗取都美竹的信任,进而获取都美竹与吴亦凡部分交往情况信息。此后,他分别又冒充了都美竹和吴亦凡律师联系,索要300万元赔偿,冒充吴亦凡律师要求都美竹签署和解协议。

在吴亦凡母亲分两次向都美竹账户转账50万元后,未得到钱款的刘某迢继续冒充都美竹,向吴亦凡律师索要剩余250万元未遂。后又冒充吴亦凡律师要求都美竹签署和解协议,否则索回50万元。都美竹同意退款后,刘某迢冒充吴亦凡律师将本人的支付宝账号提供给都美竹,都美竹陆续向该账号转账18万元。

刘某迢被抓获后,对其诈骗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该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7月19日,吴亦凡发布微博,否认“诱奸”“迷奸”等行为。图片来源:吴亦凡微博截图

案情细节:嫌疑人一人假扮仨身份,获利18万

针对上述通报,新京报记者今日采访了北京朝阳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就公众所关心的问题进行进一步解答。

新京报:警方接到吴亦凡母亲报警后如何展开工作的?

朝阳警方:报警人提供了电子邮件、对话截图等一些证据,称被都美竹诈骗。邮件是以都美竹的名义发出的,先后有8封,称要曝光吴亦凡的犯罪事实。另外,报警人还提供了一个自称是都美竹的微信号和吴亦凡律师联系,索要800万(后协商至300万)和解赔偿费的相关信息。报警人称,吴亦凡被都美竹敲诈勒索。

我们通过调查发现,报警人收到的这些信息并非都是美竹本人发出的,后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刘某迢。

新京报:犯罪嫌疑人交代的犯罪目的是什么?

朝阳警方:犯罪嫌疑人刘某迢是男性,初中学历,他自己供述是在6月看到了双方的事件在网络发酵后,觉得有利可图,注册了新的微博、微信、以及支付宝账号,一人扮演3个身份,分别和都美竹和吴亦凡工作室有关人员线上沟通,实施了诈骗。

新京报:具体是怎么一个诈骗经过?他假扮了哪三个人的身份?

朝阳警方:第一个身份是“女性受害者”。他注册了新的微博号与都某竹联系,自称是被吴亦凡欺骗的受害者,取得都美竹信任后又添加了她的微信,从她口中“套”出许多有关和吴亦凡交往的细节,这些其实都是在为他假扮后面的身份做准备。

刘某迢假扮的第二个身份是都美竹,以都美竹的名义联系了吴亦凡的律师,索要800万的和解赔偿款,对方没有同意,最后金额协商至300万元。他把自己和都美竹的收款卡号都给了对方。当时他还是在以都美竹的名义在和对方联系,他告诉对方,另一个收款账号是其他受侵害者的家属。

但吴亦凡方仅仅给都美竹账号转了50万元钱,这就让他第一次诈骗计划失败。

没从吴亦凡处得到钱,刘某迢开始假扮第三个身份——吴亦凡的律师。他以律师名义联系了都美竹要求签署和解协议,都美竹认为协议对其不利拒绝签署。刘某迢继续冒用律师名义要求索回50万,并留下了本人的支付宝账号,都美竹同意后陆续将其中18万退回到上述账号上。

新京报:都美竹和吴亦凡实际上没有就此事直接联系,并且有金钱往来?

朝阳警方:对,包括吴亦凡本人、母亲、律师、工作人员,都美竹都没联系过,她当时收到那50万元的时候还很意外。至于为何后来只陆续“退回”了18万,我们了解到的是,支付宝转账每天都限制,都美竹每天转一些,到刘某迢被抓时,共收到了18万。




7月19日,吴亦凡工作室发布的声明,指控都美竹公然捏造并散播不实网络消息,工作室已报警 。图片来源:吴亦凡工作室官方微博

舆论焦点:都、吴二人是否存违法行为还在进一步调查

新京报:有关于都美竹与吴亦凡二人的交往,还有哪些细节?

朝阳警方:根据我们的调查,二人在吴家中聚会饮酒后发生性关系属实,成为微信好友后前期曾联系频繁,后来逐渐减少,直到今年4月份吴亦凡不再回复微信。另外,都美竹提到聚会时手机被收走,吴亦凡公开发文否认了这一点。但根据我们后来的调查,他们这种聚会,在开始前都会将手机收起集中统一保管。

新京报:对于都美竹对吴亦凡的公开指控,目前有哪些调查进展?

朝阳警方:截至目前,我们并没有收到都美竹或者是其他自称是受害者的报案。

新京报:通报中提到了另外两名相关人员,都美竹的好友刘某文和网络写手徐某,这两个人在此次事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朝阳警方:根据我们调查了解到,都某竹一开始在网络发文章的目的就是想提高网络知名度。刘某文是她的第一个帮手,在6月发出第一篇炒作文章。

徐某是在事件已经开始发酵的时候,7月13日主动联系了都某竹,帮她写了自7月16日以后的10余篇微博文章。徐某和我们讲,这些文章都是都美竹提供素材,他“包装加工”后完成的。

徐某说,他看到都美竹在网上炒作自己后觉得她今后可以“红”,所以想包装她,还有以后做她经纪人的想法,到目前为止没有收过酬劳。但自7月15日来到北京以后,都美竹负责了他的食宿。

另外,根据今日朝阳公安发布的通报,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警方仍在调查中,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处理。

通报详版:

近日,网友都美竹在微博上爆料,称某明星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与他发生关系,受害者包括其在内超8人,甚至还包括未成年女生。

而吴亦凡对此则表示了否认,称“没有灌酒、没有收手机”,并表示,“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我会自己进监狱”。为此,吴亦凡被十余个代言品牌解约。

吴亦凡、都美竹各执一词,均坚称对方说谎,而网络上的截图爆料一个接一个,让人看不清真假。

针对网络上流传的说法,警方经调查,确认吴亦凡经纪人曾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聚会,被收手机后,10余人共同玩桌游饮酒,酒后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留宿,并发生性关系;今年6月,都美竹为提升自己网络知名度,先与朋友在微博上进行炒作,后与网络写手共同策划,并由网络写手撰写“决战”千字文进一步炒作;期间,有诈骗嫌疑人冒充受害女性、都美竹及吴亦凡工作室,分别与吴亦凡、都美竹双方进行沟通,索要300万元钱款,而实际上吴、都二人就此事并未直接联系。

目前,该诈骗嫌疑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北京朝阳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2020年12月

吴亦凡与都美竹唯一一次见面 曾发生性关系

据警方调查,2020年12月5日22时许,冯某(女,28岁,时任吴亦凡执行经纪人)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女,18岁)到吴亦凡(男,30岁)家中参加聚会。期间,参加人员手机被收走,统一保管。10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次日凌晨至7时许,其他聚会人员陆续离开,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性关系。发生关系时,都美竹已经满18周岁。

当日下午,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用餐后自行离开,期间两人互相添加微信。

12月8日,吴亦凡给都美竹转账3万余元用于网络购物。前几天,二人里联系较为密切,此后至2021年4月期间,二人保持微信联系。

2021年4月后,因吴亦凡拒不回复都美竹微信,都美竹感到自己被冷落。6月,都美竹开始在网上发布与吴亦凡相关信息后,吴亦凡将其微信删除。

2021年6月至7月

都美竹为提升网络知名度开始炒作 “决战”千字文系网络写手撰写

据警方调查,2021年6月,都美竹与好友刘某文(女,19岁)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亦凡交往过程以提升网络知名度,遂由刘某文于6月2日以“刘美丽同学_”微博账号发布都美竹被吴亦凡“冷暴力”的博文。

6月3日,吴亦凡发文称“没有一片雪花是清白的,糊凡又让大家娱乐了一整天,希望你们所有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当日,都美竹发文:“就这样吧,各自安好吧。”

7月8日至7月11日,都美竹跟进发布3篇炒作博文。其中包括都美竹称吴亦凡与其交往期间,和自己周围的许多女生有染;都美竹称自己准备报案;都美竹称有未公开证据。

7月13日,网络写手徐某(男,31岁)为谋取利益,主动联系都美竹,经商议后,共同策划并由徐某撰写“决战”等10余篇微博文案,7月16日起由都美竹通过微博账号陆续发布。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警方了解到,前期发布的博文为都美竹微博账号带来大量粉丝,在徐某找到自己后,都美竹便邀请徐某来北京,继续为自己进行包装。

而徐某也曾向警方表示,其看到都美竹涨粉挺快,认为只要自己帮她包装,都美竹未来肯定能成为大网红,到时候自己还可以当她的经纪人。

根据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在网络上流传最为广泛的“决战”千字文,系徐某与都美竹通过网络聊天内容为素材,再包装、编撰而成。而都美竹提供的“素材”其中却包括他人虚构的内容。

2021年6月至7月

幕后“操纵者”分饰三角进行诈骗

2021年6月,仅有初中文化的23岁男子刘某迢看到都美竹和吴亦凡的网络信息后,产生冒充相关关系人对涉事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

随后,刘某迢虚构女性身份,以曾被吴亦凡欺骗感情欲共同维权的名义骗取都美竹的信任,并使用昵称为“DDX”微信号与都美竹联系,获取都美竹与吴亦凡部分交往情况信息。

7月10日,刘某迢利用获取的信息,先是冒用都美竹名义向吴亦凡工作室发送邮件,声称要网曝吴亦凡黑料。在与吴亦凡律师取得联系后,向吴亦凡方以双方达成和解为名,索要800万元赔偿。最终,谈到300万元。随后,刘某迢将自己和都美竹的银行账户一并发给吴亦凡律师,意图让吴亦凡律师将300万元,分别转至两个账户中。

7月11日,为暂时平息事态,吴亦凡母亲分两次向都美竹账户转账50万元。而这50万元在都美竹眼里,是吴亦凡“莫名其妙”打过来的“封口费”。

50万元钱款全进了都美竹的账号,刘某迢见自己未得到钱款,便继续冒充都美竹,向吴亦凡律师索要剩余250万元,未遂。

2021年7月17日

都美竹控诉吴亦凡让其签“认罪书” 吴、都二人实际从未直接联系过

随后,刘某迢假冒并使用“北京凡世文化传媒”(吴亦凡工作室名)微信号,自称系吴亦凡律师,与都美竹协商达成300万的和解赔偿,否则索回50万元。

都美竹同意退款后,刘某迢冒充吴亦凡律师,将本人的支付宝账号名改为“seven”提供给都美竹。因支付宝限额原因,都美竹陆续向该账号转账18万元。

至此,吴亦凡律师认为其已经给了50万元;而都美竹则认为,吴亦凡先是莫名其妙给自己转账了50万元,又以签署“认罪书”为要挟,索回钱款。

7月17日都美竹在网络上晒出转账记录,并控诉吴亦凡让她签“认罪书”。

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而在整个过程中,吴亦凡、吴亦凡律师和都美竹都从未就此事建立过直接联系。双方所谓的“联系”,都是刘某迢为实施诈骗,利用“DDX”、冒充都美竹微信及冒充吴亦凡工作室而来的。期间,刘某迢与都美竹在联系的过程中,因怕暴露自己男性身份,均只使用文字进行沟通。

2021年7月18日

吴亦凡母亲报警称遭敲诈 “操纵者”被警方抓获 其余网曝行为仍在调查中

2021年7月14日,北京朝阳警方接到吴亦凡母亲吴某报警,称遭到都美竹敲诈勒索。当时警方依法进行了受理和调查,工作中锁定犯罪嫌疑人刘某迢(男,23岁),并于2021年7月18日在江苏省南通市将该人抓获。

刘某迢被抓获后,对其诈骗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该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同时,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北京朝阳警方了解到,到目前为止,都美竹本人,及网络上所有控诉吴亦凡“迷奸”等事的事主,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向警方进行报案。

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北京朝阳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北京日报:吴亦凡事件真相大白!靠炒作走红绝非正道

脱离“口水”,浮出真相。沸沸扬扬的都美竹指控吴亦凡性丑闻事件,“决战”结果终于揭晓。这一次不再是来自双方的猛料互爆,而是抽丝剥茧的警方调查。

据北京朝阳警方7月22日通报,2020年12月,吴亦凡经纪人以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都美竹留宿并与吴亦凡发生了性关系。此后至2021年4月期间,两人保持微信联系。6月,为提升网络知名度,都美竹在网上发布了与吴亦凡交往过程的炒作博文。此后,嗅到利益味道的网络写手徐某,对都美竹的叙述及网络素材进行包装渲染,撰写了“决战”等10余篇文案,由都美竹在微博账号陆续发布。随后,男子刘某迢为诈骗钱财,先后冒充受害人、都美竹与吴亦凡律师及工作室,周旋在当事双方之间,来回诓骗。

案情如此离奇曲折,再次刷新公众对娱乐圈炒作的认知。情节看似盘根错节,概括起来,无非还是“炒作”二字。先是艺人失德给炒作留下口实,继而女粉丝打算靠炒作当网红;嗅到“商机”的写手大动歪脑筋,炮制新的炒作猛料,骗子卷进其中伪造身份、推波助澜,一步步加剧了事件的恶劣影响。先后揪出专业写手和网络骗子,案件的荒诞程度也许超出许多人的想象。从表面上看,当事双方同时被骗子蒙在了鼓里;但往深层追究,如果不是艺人失守了做人做事的底线和准则,如果不是粉丝动了炒作出名、炒作维权的歪心思,也就不会闹出这样的丑闻,深陷两败俱伤的境地。

德不配位,必有灾秧。从警方调查来看,吴亦凡作为公众人物,行为放纵,没有做到洁身自好。作为娱乐圈公认的顶流明星,品牌方竞相追逐的代言宠儿,吴亦凡的所作所为,不仅辜负了粉丝的喜爱和信任,也严重败坏社会风气。近年来,明星吸毒、醉驾等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一个个娱乐圈的反面教材表明,明星艺人若不能时刻把“德”字放在心头,所谓艺术光环也不会一直闪亮;忽略了自我修养,挣脱了道德约束,名气越大,摔得越疼。

令人痛心的是,从这起案件来看,一些青少年盲目追星,已经达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以与明星交往为荣,对自身安危毫无防范之心。在发生纠纷之后,都美竹不是选择报案,而是选择爆料。多次发布博文炒作,无非是为了涨粉,博得更多关注;与网络写手一拍即合,明知文案是经过加工杜撰的虚假素材,仍通过自己的账号公之于众,无非是为了获取更大利益。荒诞不经的炒作手段,一味逐利的失衡心态,置个人声誉于不顾,实在令人唏嘘。靠炒作走红哪是正道?打着维权的幌子炒作更非正途。捕风捉影、肆意捏造,通过爆别人的假黑料来炒红自己,也给自己的人生埋下了真正的黑料。

闹剧已经尘埃落定。行为放纵,早晚要接受道德的审判;恶意炒作,势必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一事件引发轩然大波,值得娱乐圈乃至整个社会深深反思:为什么一些外形光鲜的艺人成名之后,非但不能肩负社会责任,反而行为不检?为什么竟有年轻人为了出名,不惜牺牲名誉?为什么网络炒作一次次令人作呕却屡试不爽?当事人扭曲的价值观需要纠正,恶俗浮躁的炒作土壤也需要铲除。艺人应把“演得好”与“行得正”结合起来,恪守道德准则,时时以身作则;年轻粉丝要把奋斗目标和个人心态摆正,勤勤恳恳工作,脚踏实地生活。人人杜绝歪门邪道、歪心邪意,才能赶走炒作的歪风邪气。修身养性,崇礼明德,不仅是明星要牢牢遵循的原则,也是粉丝应该紧握的准绳。

此事件也给“吃瓜”不停的网友上了生动一课:好善恶恶是优秀品质,但在品评议论之前,先要有明辨是非的判断力;如若真相一时难以厘清,更不可妄下论断,甚至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装上理性思维,多些耐心定力,等待真相大白,才是一名网友应有的素质,才能让群众围观发挥出理性监督的积极作用。谣言止于智者,炒作一样可以止于智者。

官方微信公众号
澳洲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微信上也能找工作,找房子?关注万能的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localsyd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




外汇平台
金牌家政
汽车网



















wuliu
你想了解我们吗?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Facebook 官方Twitter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服务号
官方公众号 客服微信
返回顶部